季森

善于刨坑不善于填坑,其实就是懒,小声bb

女巫和女孩

又做了个梦,见我给别人看我自己画的画。

那一页画上是一个女巫和一个女孩。

一张纸分成两半,

上面是一张画,重复了三遍,上了三次色。

画着一个女巫,正对着人,手里拿着魔杖?

第一张画的主色调是很粉嫩的,第二张画的主色调有点灰暗,第三张就是偏成熟的风格。


我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写什么。


随记(梦)

昨天晚上又做了一个梦,但是我却不大记得我到底梦见了什么?
只觉得醒来后头疼欲裂,或许,不记得也是件好事。

随记(梦)

好像有点明白了为什么有些梦清晰,有些梦模糊了。
自己经历过的部分记得清些,只是看过(旁观者的角度)就没什么印象。
今天又做了一个梦。
我在一所学校里捣鼓什么东西,突然出一队块头很大的战斗型机器人。
两方火拼。
我一边和机器人战斗一边掩护同伴离开,找准时机躲到了一个房间。
随后机器人那边的后援赶到,面对己经被毁的差不多的地方,确实没留下什么之后,就离开了。
我从房间里出来,自己再检查了一遍那个地方,然后和同伴离开了。
后面一段很有意思,是一段回忆杀。
我坐在车里,半梦半醒(在梦里)间,看到了车窗外有一女人牵着一个小女孩,出门,坐上了摩托车。
女人和小女孩消失了,只剩那辆摩托车躺在地上。
我把头撇到一边去。
再回过头去时,那摩托车下有一滩血。
然后就是救护车,那个女人在救护车上。
小女孩坐在另一辆车上,从车窗看到了那个女人。
我在车里醒了过来。
我醒了,梦在这里结束。
毕竟是个午休梦,但是比上个完整得多。

随记<梦>

我梦到了一场大屠杀。
一个种族对一个种族的屠杀,一个文明对一个文明的屠杀。
这应该是我第二次做这个梦了,只不过视角不同。
先是,一群人在逃亡,躲在一个暂时安全地方。(这个梦有异能和高科技的设定)
两个带领者一群追随者。
虽然暂时安全,但第二天肯定被会发现。
所以我们开始整理东西。
邻居,一个男人和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还挺可爱的,送我了一个本子和一个笔祝我平安,我随口说了一句“我以后可能用不了。”把小孩子吓得嚎啕大哭,我赶忙抱住他,安慰他。结果他眼泪鼻涕糊上了我的衣服。
小男孩这一段记得挺清楚的,因为这是梦的结尾。
前面我只记得情绪特别紧张。
这个梦原来梦到过一回,结尾是我们躲过了这场屠杀,我们依然弱小而强大。
没什么话可以说了,做过很多有意思的梦,但醒时候大多都记得迷迷糊糊的,有点可惜啊。